>生活>>正文

从上到下行贿的步长制药,该接受全面“体检”了

原标题:从上到下行贿的步长制药,该接受全面“体检”了

风波中的步长制药:每天超2000万元“推广” 曾为产品行贿

文丨徐媛

“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花650万美元送女儿进斯坦?!币皇鲁中⒔?,尽管赵涛方面回应“花的是自己的钱”,“我们也被骗了”,但这并不能平息舆论的质疑,连带公司过去的“黑历史”也被媒体挖出。

从2002年开始,步长制药就有了行贿的记录。为了让公司的主打产品——“脑心通胶囊”从地方标准上升为国家标准,赵涛的父亲赵步长向原食药监局局长郑筱萸行贿了1万美元。

东窗事发后,步长制药并没有就此收敛。从2015年到2018年,步长制药至少七次卷入行贿受贿案中,皆是业务员向乡卫生院领导和县医院医生行贿,金额为6万-11万不等。尽管这些行贿都是企业员工,但这纯粹是个人行为,还是“企业文化”熏染,就见仁见智了。

而相对于步长制药年报上畸高的销售费用,这些案子曝光出来的“市场推广费”,恐怕只是冰山一角。据报道,过去六年,该公司累计的推广费用达到362亿,2018年销售费用为80.36亿,占到公司全年营业收入的近六成,大幅高于同行业水平。绝大多数的销售花费在“市场及学术推广费即咨询费的项目中”。

(图片来源:澎湃新闻)

所谓“市场及学术推广”,主要是指在全国各地开展的各类学术推广活动等。原本是为了方便学术之间的交流,医院和制药公司信息的互通,但在实践过程中很容易演变成了贿赂处方医生,向其提供现金、回扣或者旅游机会等好处的掩护。相比于点对点地直接行贿,这种以学术之名的“带金销售”形式更具有隐蔽性,监管的难度更大。

而步长制药透露,这种“专业化学术推广”,已成为了公司营销模式的核心竞争力。这样一来,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。

众所周知,医药研发具有大投入、长周期、高风险的特点,产品从研发到上市需要耗费8到10年的时间,这离不开巨大的资金投入。一旦研发成功,推出重磅品种,则可形成稳定的销售现金流,再来反哺研发,持续推出新的药品。这才是一个医药公司正常的盈利模式和运作方式。

如果步长制药家大业大,有钱任性,愿意销售和研发两不误,那也没什么好说的。关键是其研发费用实在是少得可怜:2018年的研发费为4.8亿元,仅为营业收入的4.22%,而且其中70%依赖外包。与它龙头大企业的身份太不相符。

另外还有两个数据很耐人寻味。媒体披露,2018年,步长制药研发团队薪酬合计3569万,平均每人年薪3.8万,月薪3166元——总体低于媒体曝光的赵涛为女儿入学所花的费用;此外,步长制药旗下产品屡屡因质量问题而被有关部门通报,其名牌产品“丹红注射液”更是被26次预警,列入重点监控。

可是,这样一家研发投入低、大量依赖外包、质量屡屡“亮红灯”的制药企业,凭借其“以钱还钱”、“销售带金”的游戏模式,飞速发展。两年的时间,销售收入就实现了从500万到5亿的巨大跨越;再两年的时间,实现了许多公司梦寐以求的上市梦想。

(同行业可比公司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。图片来源:澎湃新闻)

这样的故事我们并不陌生。曾经轰动一时、屡被舆论讨伐的各类神药,也是在产品频频被查出问题后,依然凭借其强大的宣传攻势和雷人的广告在市场上跑马圈地,收割一茬又一茬不明就里的消费者,维持其财富的神话。

这次赵涛为女儿行贿美国高校,当然可说是他的“家事”,可这行事方式多少能反映一个企业家的价值观。所以借此机会好好审视这家企业,则具有公共价值。有网友说,步长制药之所以引发众怒,并不是因为人们的仇富心理,而是大伙对这种通过花钱就绕过规则、为所欲为,从而使强者愈强、阶层进一步固化的现状的忧虑。

个人的非法投机应受谴责和惩处,企业的投机同样后果很严重,需要特别关注。所以,是时候好好对步长制药进行一次“体检”,看看它的天价推广费是否禁得起检验,里面是否有不可告人的交易。这不是要为难企业,这是一个制药企业理应面对的外在监督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 ()
投诉
免费获取
今日搜狐热点
今日推荐
北京赛车pk拾开奖官网